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晶晶的博客

在这里和朋友们叙旧话新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汴河街——湖南行4  

2014-11-06 21:12:36|  分类: 健身摄影队活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共工《汴河街——湖南行4》

汴河街——湖南行4

共工

在美丽的洞庭湖畔,有一条古香古色的街道。它紧挨着举世闻名的岳阳楼,那就是——汴河街。

从巴陵广场的瞻岳门走进汴河街。东城楼门楣上“瞻岳门”三个大字,为华国锋书写。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
 

 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用麻石铺着的小广场。小广场对着的就是汴河街。汴河街入口的左侧有一块青色片石垒砌的矮墙,上面刻着三个大字“汴河街”。 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
 

右侧有一根黄色的柱子,上面挂着一面长方形的旗子,也有汴河街三个大字。
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 

 汴河街是一条南北方向的街道,这就是岳阳楼景点外的一个商业区域。汴河街的街面也是用麻石铺成的石板路,大概有三米多宽。街道的两侧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商店,商店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商品,都很有特色。每家每户都是用木头做的门窗,有的商店外挂了红灯笼,有的商店外挂了长方形或三角形的旗子,上面写了商店的名字。看着这些随风飘扬的旗子,仿佛感觉时光穿越。
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
 

我们仿佛踏进了一条充满明清古韵的古街道。汴河街占地面积30亩,清一色敞轩结构。沿青石板路而行,两侧是客栈酒家茶社、戏台楼阁皆为青砖青瓦白墙,雕窗画栋飞檐,街中有景、景中有楼,古朴典雅。
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 
  特色商品区,主要经营旅游产品,地方土特产,特色工艺品等。湘西风情、上海故事、纳西宝藏、布衣世家、火柴天堂、食草堂、蚕丝坊、水方轩以及独一无二的菊花石在这里大放异彩,尽显风骚,让人们感受了多元的异域风情。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 
  颇有藏族风格的“纳西宝藏”。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 
  给这些有民族特色的吊灯来一个特写。 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 
  汴河街中也充满着现代时尚元素。你看,这个店名叫“汴河往事”,它不像商店,却更像一个文学作品的名字。 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 
  这个“上海故事”就更不像做买卖的了。 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 
  这个干脆就直接上“印巴文化”了。看来有文化底蕴的地方确实与众不同。 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 
  用竹子做成的水杯,外边还刻有篆文及图案。 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 
  我们信步逛街,感受一下这里的文化气息。 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 
  见着喜欢的、合适的物件也不妨淘上一两件。 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
 

另外部分为餐饮休闲区,主要经营地方特色小吃,茶、酒楼以及客栈商务区。
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
 

穿行在街中,吆喝声一个接一个,扑鼻而来的香味一阵又一阵,小南方俏巴鱼、台湾香烤蛋、广东粉肠、四川“三大炮”、长沙火宫殿臭豆腐、民间生肖糖画、益阳擂茶、津市牛肉粉以及岳阳本地的巴陵鱼馆、巴陵汤包、帽哥烧烤、麻辣烫、手抓饼等等,已成为游人“品赏时尚”。在水一方、兰格酒吧、古酒坊、时光咖啡等,品牌精良、品味高雅,把酒临风、叙说人生。
 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
 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 
  地方特产,云集汴河。君山银针茶叶、银鱼、湘莲被称之为“洞庭三宝”;洞庭鳖、岳州扇、岳州瓷、兰花萝卜、平江熟食、九哥鸭以及名扬天下的“十三村”食品;还有汩罗长乐甜酒、浏阳豆豉、湘西姜糖、张家界竹叶糕、益阳紫薯粉等数百个地方特色产品云集于此。 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 

走在青石板路上,青砖青瓦白墙、雕窗画栋飞檐;商铺客栈茶社、楼阁戏台古树;还有那亭台龟井、碧水小池,一一耀入眼帘。街中景、景中楼,在湖光山色的烘托下宛若一帧即具古朴风格、又有现代气息的美丽、生动的画屏,让人赏心悦目。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
 

走着走着,发现有一个舞台耶——“岳舞台”。这里是汴河街中心地带一个每周都唱巴陵戏的戏舞台,也可以说是一个露天剧院。
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
 

巴陵戏创立于明末清初,它是以岳阳艺人为主体,用湖北方言声调演唱的一种艺术剧种,在湘北湘西比较普及,成为了岳阳源远流长的戏曲文化,并被国家确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。每到周六,一些退休老人、文艺爱好者自编自演,为游人增添了雅兴。 
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 
  汴河街——这是一条湘北第一仿明清风格古街,被称之为岳阳的“清明上河图”。
  这条街,它“藏”在楼下、“躲”在湖边长达2500多年,2007年,它终于现了原形,正了身份,成了与岳阳楼、洞庭湖、君山岛、岳州文庙等名胜古景浑然于一体的、名符其实的岳阳“清明上河图”。
  为什么它叫汴河街呢?起初我以为岳阳有一条汴河,又觉得汴河似乎不像是湖南地界的河流,应该与河南的开封有关。回来一查,果然如此。

汴河,亦即通济渠。隋炀帝时,发河南淮北诸郡民众,开掘了名为通济渠的大运河。自洛阳西苑引谷、洛二水入黄河,经黄河入汴水,再循春秋时吴王夫差所开运河故道引汴水入泗水以达淮水。故运河主干在汴水一段,习惯上也呼之为汴河。

因过去这一带是岳阳的汴河区,仿古街因此而得此名。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
 

看到一组雕塑。这三人是谁啊?
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
 

这组雕塑名叫“湘灵鼓瑟”,这是从《楚辞·远游》“使湘灵鼓瑟兮,令海若舞冯夷”句中摘出来的。雕塑创作取意于唐代诗人钱起之的《省试湘灵鼓瑟》:

善鼓云和瑟,常闻帝子灵。 冯夷空自舞,楚客不堪听。 苦调凄金石,清音入杳冥。

苍梧来怨慕,白芷动芳馨。 流水传湘浦,悲风过洞庭。 曲终人不见,江上数峰青。

汴河街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
 

《《省试湘灵鼓瑟》是唐代诗人钱起在应试时写的一首五言排律,在古代应试诗中是屈指可数的佳作。诗人以惊人的想象力,极力描绘湘灵鼓瑟的神奇力量。特别是末句,《旧唐书·钱徵传》称其为“鬼谣”,妙造自然,韵味无穷。

那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屈原了。
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
 

湘灵:指舜帝的妃子娥皇和女英姐妹俩。帝子灵:即湘灵。我们在这里又邂逅娥皇、女英二妃了。

“善鼓云和瑟”,云和:指一个出产乐器的地名。瑟:一种有二十五条弦的乐器。雕塑里坐着的女子弹奏的想必就是瑟了。

想起来了,据说当年毛主席为新婚的李云鹤取了个新名字,就是从这首最末两句“曲终人不见,江上数峰青”中得来的。
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
 

巴陵广场上还看到《岳阳楼新景区记》。谁写的?被称为“巴蜀鬼才”的魏明伦啊! 但细看他的“记”,还真不敢恭维。不是说他写得多么不好,但看跟谁比。两者相较,高低立判!我以为,范公《岳阳楼记》一出,从此天下再无出其右者,谁还敢再写岳阳楼记啊!

巴丘怀古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  
    后来看地图,才发现这里还有棵紫薇古树。在汴河街南端,有一株南宋遗老,距今已有800多年时间的紫薇古树,粗壮挺拔,威然屹立,成了汴河街的镇街之宝。可惜我们失之交臂。不过想想也不遗憾,每次旅行,回到家后总会发现有一些遗憾之处,但这不正是旅行的魅力所在吗?!
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。
汴河街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 

扩展阅读

汴河
       古代开封市区偏南,曾经有一条通达江、淮的水道,从西到东,横贯开封全城。在这条烟波浩瀚的河流上,舟船如织,往来日夜不停,两岸土地肥沃,物产富饶,城镇林立,那便是举世闻名的汴河。
  汴河是一条人工河流,按《宋史·河渠志》载:“汴河自隋大业(605—618年)初疏通济渠,引黄河通淮,至唐改名广济。宋都大梁,以孟州河阴县南为汴首,受黄河之口属于淮泗,每岁自春至冬,常于河口均调水势,止深六尺以通重载为准,岁漕江淮湖浙米数百万,及东南之产,百物众宝,不可胜计。又下西山之薪炭,以输京师之粟,以振河北之急,内外仰给焉。故于诸水,莫此为重。”汴河从汴京外城西水门入城,再入内城水门,横穿宫城前州桥、相国寺桥,出内城水门,然后向东南而出外城东水门。淳化二年(990年)六月,汴河在近城浚仪县的一段河堤缺了口,宋太宗赵光义亲自去视察,步辇行走在泥淖中,宰相、枢密院使等大臣连忙劝阻回驾,宋太宗说:“东京养甲兵数十万,居人百万家,天下转漕仰给,在此一渠水,朕安得不顾?”于是下令调步卒数千来堵塞,直至看到缺口被塞住,水势稳定后,他才回宫。由此可见,汴河不但是当时南北交通的大动脉,而且还是国家安全的系带,可以说是赵家王朝的生命线。

 

三江口

  岳阳素称“湘北门户”,历史上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
  在湖南岳阳县北,系洞庭水入江处。亦名西江口。

  三江口在郡城下,从岳阳楼下乘旅游船北行7公里,即达荆江、沅江、湘江汇合处——三江口,也就是洞庭湖入长江之口,位于城陵矶附近。城陵矶,为长江的三矶之一,“大江环其东北,洞庭瞰其西南”。 

  如今的城陵矶好一派繁荣气象。船到三江口,举目望去,只见荆江滚滚西来,湘江浩荡北下,汇入万里长江,莽莽东流,波澜壮阔。早有“三江到海风涛水,万水浮空岛屿轻”之名句,赞美三江口的壮观。由于洞庭水比长江清,这里形成一种奇异现象:清浊交汇,泾渭分明,古人称为“江会”。

  三江口水面宽畅,百舸争流,水鸟翔集,常有江豚、白鳍豚嬉戏浮游。在历史上,这里是水军争夺的要地。三国时,周瑜水军与曹操水军的首战就是在三江口。周瑜火烧赤壁,孙权、刘备二支水师追击曹军,都从这里经过。

        从三江口到赤壁大战处,也就几十公里的样子。这一段长江两岸,正是当年孙刘联军与曹军大战的地区。

汴河街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
  

《三国演义》第四十五回 “三江口曹操折兵 群英会蒋干中计”

  却说周瑜闻诸葛瑾之言,转恨孔明,存心欲谋杀之。次日,点齐军将,入辞孙权。权曰:“卿先行,孤即起兵继后。”瑜辞出,与程普、鲁肃领兵起行,便邀孔明同往。孔明欣然从之。一同登舟,驾起帆樯,迤逦望夏口而进。离三江口五六十里,船依次第歇定。周瑜在中央下寨,岸上依西山结营,周围屯住。孔明只在一叶小舟内安身。周瑜分拨已定,使人请孔明议事。孔明至中军帐,叙礼毕。瑜曰:“昔曹操兵少,袁绍兵多,而操反胜绍者,因用许攸之谋,先断乌巢之粮也。三十回中事,于此处提照。今操兵八十三万,我兵只五六万,安能拒之?亦必须先断操之粮,然后可破。我已探知操军粮草俱屯于聚铁山。先生久居汉上,熟知地理。敢烦先生与关、张、子龙辈,吾亦助兵千人,星夜往聚铁山断操粮道。彼此各为主人之事,幸勿推调。”孔明暗思:“此因说我不动,设计害我。我若推调,必为所笑;不如应之,别有计议。”乃欣然领诺。瑜大喜。孔明辞出。鲁肃密谓瑜曰:“公使孔明劫粮,是何意见?”瑜曰:“吾欲杀孔明,恐惹人笑,故借曹操之手杀之,以绝后患耳。”肃闻言,乃往见孔明,看他知也不知。只见孔明略无难色,整点军马要行。肃不忍,以言挑之曰:“先生此去,可成功否?”孔明笑曰:“吾水战、步战、马战、车战,各尽其妙,何愁功绩不成?非比江东公与周郎辈止一能也。”肃曰:“吾与公瑾何谓一能?”孔明曰:“吾闻江南小儿谣言云:‘伏路把关饶子敬,临江水战有周郎。’公等于陆地但能伏路把关;周公瑾但堪水战,不能陆战耳。”肃乃以此言告知周瑜。瑜怒曰:“何欺我不能陆战耶!不用他去!我自引一万马军,往聚铁山断操粮道。”肃又将此言告孔明。孔明笑曰:“公瑾令吾断粮者,实欲使曹操杀吾耳。吾故以片言戏之,公瑾便容纳不下。目今用人之际,只愿吴侯与刘使君同心,则功可成;如各相谋害,大事休矣。此以正言教之,止其害我之谋。操贼多谋,他平生惯断人粮道,今如何不以重兵提备?公瑾若去,必为所擒。今只当先决水战,挫动北军锐气,别寻妙计破之。望子敬善言以告公瑾为幸。”鲁肃遂连夜回见周瑜,备述孔明之言。瑜摇首顿足曰:“此人见识胜吾十倍,今不除之,后必为我国之祸!”肃曰:“今用人之际,望以国家为重。且待破曹之后,图之未晚。”瑜然其说。

  赤壁之战地图。

汴河街——湖南行4 - 共工 - 共工的博客

 

却说玄德分付刘琦守江夏,自领众将引兵往夏口。遥望江南岸旗幡隐隐,戈戟重重,料是东吴已动兵矣,乃尽移江夏之兵,至樊口屯扎。玄德聚众曰:“孔明一去东吴,杳无音信,不知事体如何。谁人可去探听虚实回报?”糜竺曰:“竺愿往。”玄德乃备羊酒礼物,令糜竺至东吴,以犒军为名,探听虚实。竺领命,驾小舟顺流而下,径至周瑜大寨前。军士入报周瑜,瑜召入。竺再拜,致玄德相敬之意,献上酒礼。瑜受讫,设宴款待糜竺。竺曰:“孔明在此已久,今愿与同回。”瑜曰:“孔明方与我同谋破曹,岂可便去?吾亦欲见刘豫州,共议良策;奈身统大军,不可暂离。若豫州肯枉驾来临,深慰所望。”竺应诺,拜辞而回。肃问瑜曰:“公欲见玄德,有何计议?”瑜曰:“玄德世之枭雄,不可不除。吾今乘机诱至杀之,实为国家除一后患。”鲁肃再三劝谏,瑜只不听,遂传密令:“如玄德至,先埋伏刀斧手五十人于壁衣中,看吾掷杯为号,便出下手。”却说糜竺回见玄德,具言周瑜欲请主公到彼面会,别有商议。玄德便教收拾快船一只,只今便行。云长谏曰:“周瑜多谋之士,又无孔明书信,精细之极。恐其中有诈,不可轻去。”玄德曰:“我今结东吴以共破曹操,周郎欲见我,我若不往,非同盟之意。两相猜忌,事不谐矣。”云长曰:“兄长若坚意要去,弟愿同往。”张飞曰:“我也跟去。”玄德曰:“只云长随我去。翼德与子龙守寨。简雍固守鄂县。我去便回。”吩咐毕,即与云长乘小舟,并从者二十余人,飞棹赴江东。玄德观看江东艨艟战舰、旌旗甲兵,左右分布整齐,心中甚喜。军士飞报周瑜:“刘豫州来了。”瑜问:“带多少船只来?”军士答曰:“只有一只船,二十余从人。”瑜笑曰:“此人命合休矣!”乃命刀斧手先埋伏定,然后出寨迎接。玄德引云长等二十余人直到中军帐,叙礼毕,瑜请玄德上坐。玄德曰:“将军名传天下,备不才,何烦将军重礼?”乃分宾主而坐。周瑜设宴相待。

且说孔明偶来江边,闻说玄德来此与都督相会,吃了一惊,急入中军帐窃看动静。只见周瑜面有杀气,两边壁衣中密排刀斧。孔明大惊曰:“似此如之奈何!”回视玄德,谈笑自若。却见玄德背后一人,按剑而立,乃云长也。孔明喜曰:“吾主无危矣。”遂不复入,仍回身至江边等候。周瑜与玄德饮宴,酒行数巡,瑜起身把盏,猛见云长按剑立于玄德背后。忙问何人。玄德曰:“吾弟关云长也。”瑜惊曰:“非向日斩颜良、文丑者乎?”玄德曰:“然也。”瑜大惊,汗流满背,便斟酒与云长把盏。少顷,鲁肃入。玄德曰:“孔明何在?烦子敬请来一会。”瑜曰:“且待破了曹操,与孔明相会未迟。”玄德不敢再言。云长以目视玄德。玄德会意,即起身辞瑜曰:“备暂告别。即日破敌收功之后,专当叩贺。”瑜亦不留,送出辕门。玄德别了周瑜,与云长等来至江边,只见孔明已在舟中。玄德大喜。孔明曰:“主公知今日之危乎?”玄德愕然曰:“不知也。”孔明曰:“若无云长,主公几为周郎所害矣。”玄德方纔省悟,便请孔明同回樊口。孔明曰:“亮虽居虎口,安如泰山。唯龙能制虎。今主公但收拾船只军马候用。以十一月二十甲子日后为期,可令子龙驾小舟来南岸边等候。切勿有误。”玄德问其意。孔明曰:“但看东南风起,亮必还矣。”玄德再欲问时,孔明催促玄德作速开船。言讫自回。玄德与云长及从人开船,行不数里,忽见上流头放下五六十只船来。船头上一员大将,横矛而立,乃张飞也。因恐玄德有失,云长独力难支,特来接应。于是三人一同回寨,不在话下。

 却说周瑜送了玄德,回至寨中,鲁肃入问曰:“公既诱玄德至此,为何又不下手?”瑜曰:“关云长,世之虎将也,与玄德行坐相随,吾若下手,他必来害我。”肃愕然。忽报曹操遣使送书至。瑜唤入。使者呈上书看时,封面上判云“汉大丞相付周都督开拆”。瑜大怒,更不开看,将书扯碎,掷于地下,喝斩来使。肃曰:“两国相争,不斩来使。”瑜曰:“斩使以示威!”遂斩使者,将首级付从人持回。随令甘宁为先锋,韩当为左翼,蒋钦为右翼,前分六队起身,每队二人。瑜自部领诸将接应。来日四更造饭,五更开船,鸣鼓吶喊而进。

 却说曹操知周瑜毁书斩使,大怒,便唤蔡瑁、张允等一班荆州降将为前部,操自为后军,催督战船。到三江口,早见东吴船只,蔽江而来。为首一员大将,坐在船头上大呼曰:“吾乃甘宁也!谁敢来与我决战?”蔡瑁令弟蔡勋前进。两船将近,甘宁拈弓搭箭,望蔡勋射来,应弦而倒。宁驱船大进,万弩齐发,曹军不能抵当。右边蒋钦,左边韩当,直冲入曹军队中。曹军大半是青、徐之兵,素不习水战,大江面上,战船一摆,早立脚不住。甘宁等三路战船,纵横水面。周瑜又催船助战。曹军中箭着炮者不计其数,从巳时直杀到未时,周瑜虽得利,只恐寡不敌众,遂下令鸣金,收住船只。曹军败回。操登旱寨,再整军士,唤蔡瑁、张允责之曰:“东吴兵少,反为所败,是汝等不用心耳!”蔡瑁曰:“荆州水军,久不操练;青、徐之军,又素不习水战:故尔致败。今当先立水寨,令青、徐军在中,荆州军在外,每日教习精熟,方可用之。”操曰:“汝既为水军都督,可以便宜从事,又何必禀我?”于是张、蔡二人,自去训练水军。沿江一带分二十四座水门,以大船居于外为城郭,小船居于内,可通往来。至晚点上灯火,照得天心水面通红。旱寨三百余里,烟火不绝。

却说周瑜得胜回寨,犒赏三军,一面差人到吴侯处报捷。当夜瑜登高观望,只见西边火光接天。左右告曰:“此皆北军灯火之光也。”瑜亦心惊。次日,瑜欲亲往探看曹军水寨,乃命收拾楼船一只,带着鼓乐,随行健将数员,各带强弓硬弩,一齐上船,迤逦前进。至操寨边,瑜命下了碇,楼船上鼓乐齐奏。瑜暗窥他水寨,大惊曰:“此深得水军之妙也!”问:“水军都督是谁?”左右曰:“蔡瑁、张允。”瑜思曰:“二人久居江东,谙绝水战,吾必设计先除此二人,然后可以破曹。”正窥看间,早有曹军飞报曹操,说:“周瑜偷看吾寨。”操命纵船擒捉。瑜见水寨中旗号动,急教收起碇,两边四下一齐轮转橹棹,望江面上如飞而去。比及曹寨中船出时,周瑜的楼船,已离了十数里远,追之不及,回报曹操。

操问众将曰:“昨日输了一阵,挫动锐气;今又被他深窥吾寨。吾当作何计破之?”言未毕,忽帐下一人出曰:“某自幼与周郎同窗交契,愿凭三寸不烂之舌,往江东说此人来降。”曹操大喜,视之,乃九江人,姓蒋,名干,字子翼,现为帐下幕宾。操问曰:“子翼与周公瑾相厚乎?”干曰:“丞相放心。干到江左,必要成功。”操问:“要将何物去?”干曰:“只消一童随往,二仆驾舟,其余不用。”操甚喜,置酒与蒋干送行。干葛巾布袍,驾一只小舟,径到周瑜寨中,命传报:“故人蒋干相访。”周瑜正在帐中议事,闻干至,笑谓诸将曰:“说客至矣!”遂与众将附耳低言,如此如此。众皆应命而去。

瑜整衣冠,引从者数百,皆锦衣花帽,前后簇拥而出。蒋干引一青衣小童,昂然而来。瑜拜迎之。干曰:“公瑾别来无恙?”瑜曰:“子翼良苦:远涉江湖,为曹氏作说客耶?”干愕然曰:“吾久别足下,特来叙旧,奈何疑我作说客也?”瑜笑曰:“吾虽不及师旷之聪,闻弦歌而知雅意。”干曰:“足下待故人如此,便请告退。”瑜笑而挽其臂曰:“吾但恐兄为曹氏作说客耳。既无此心,何速去也?”遂同入帐。叙礼毕,坐定,即传令悉召江左英杰与子翼相见。夸耀江东人物。须臾,文官武将,各穿锦衣;帐下偏裨将校,都披银铠:分两行而入。瑜都教相见毕,就列于两傍而坐。大张筵席,奏军中得胜之乐,轮换行酒。瑜告众官曰:“此吾同窗契友也。虽从江北到此,却不是曹家说客。公等勿疑。”遂解佩剑付太史慈曰:“公可佩我剑作监酒:今日宴饮,但叙朋友交情;如有提起曹操与东吴军旅之事者,即斩之!”太史慈应诺,按剑坐于席上。蒋干惊愕,不敢多言。周瑜曰:“吾自领军以来,滴酒不饮;今日见了故人,又无疑忌,当饮一醉。”说罢,大笑畅饮。座上觥筹交错。饮至半醋,瑜携干手,同步出帐外。左右军士,皆全装惯带,持戈执戟而立。夸耀江东军威。瑜曰:“吾之军士,颇雄壮否?”干曰:“真熊虎之士也。”瑜又引干到帐后一望,粮草堆如山积。又夸耀江东军粮。瑜曰:“吾之粮草,颇足备否?”干曰:“兵精粮足,名不虚传。”瑜佯醉大笑曰:“想周瑜与子翼同学业时,不曾望有今日。”干曰:“以吾兄高才,实不为过。”瑜执干手曰:“大丈夫处世,遇知己之主,外托君臣之义,内结骨肉之恩,言必行,计必从,祸福共之。假使苏秦、张仪、陆贾、郦生复出,口似悬河,舌如利刃,安能动我心哉!”言罢大笑。蒋干面如土色。瑜复携干入帐,会诸将再饮,因指诸将曰:“此皆江东之英杰。今日此会,可名‘群英会’。”饮至天晚,点上灯烛,瑜自起舞剑作歌。歌曰:

丈夫处世兮立功名;立功名兮慰平生。慰平生兮吾将醉,吾将醉兮发狂吟!

歌罢,满座欢笑。至夜深,干辞曰:“不胜酒力矣。”瑜命撤席,诸将辞出。瑜曰:“久不与子翼同榻,今宵抵足而眠。”于是佯作大醉之状,携干入帐共寝。瑜和衣卧倒,呕吐狼藉。蒋干如何睡得着?伏枕听时,军中鼓打二更,起视残灯尚明。看周瑜时,鼻息如雷。干见帐内桌上,堆着一卷文书,乃起床偷视之,却都是往来书信。内有一封,上写“蔡瑁张允谨封”。干大惊,暗读之。书略曰:

某等降曹,非图仕禄,迫于势耳。今已赚北军困于寨中,但得其便,即将操贼之首,献于麾下。早晚人到,便有关报。幸勿见疑。先此敬覆。

干思曰:“原来蔡瑁、张允结连东吴!”遂将书暗藏于衣内。再欲检看他书时,床上周瑜翻身,干急灭灯就寝。瑜口内含糊曰:“子翼,我数日之内,教你看操贼之首!”干勉强应之。瑜又曰:“子翼,且住!教你看操贼之首!”及干问之,瑜又睡着。干伏于床上,将近四更,只听得有人入帐唤曰:“都督醒否?”周瑜梦中做忽觉之状。故问那人曰:“床上睡着何人?”答曰:“都督请子翼同寝,何故忘却?”瑜懊悔曰:“吾平日未尝饮醉;昨日醉后失事,不知可曾说甚言语?”那人曰:“江北有人到此。”瑜喝:“低声!”便唤:“子翼。”蒋干只妆睡着。前是周瑜假睡,此又是蒋干假睡。瑜潜出帐。干窃听之,只闻有人在外曰:“张、蔡二都督道:‘急切不得下手。’”后面言语颇低,听不真实。只一句勾了,正不消多听。少顷,瑜入帐,又唤:“子翼。”蒋干只是不应,蒙头假睡。瑜亦解衣就寝。干寻思:“周瑜是个精细人,天明寻书不见,必然害我。”睡至五更,干起唤周瑜,瑜却睡着。干戴上巾帻,潜步出帐,唤了小童,径出辕门。军士问:“先生那里去?”干曰:“吾在此恐误都督事,权且告别。”军士亦不阻当。皆是周瑜之计。

干下船,飞棹回见曹操。操问:“子翼干事若何?”干曰:“周瑜雅量高致,非言词所能动也。”操怒曰:“事又不济,反为所笑!”干曰:“虽不能说周瑜,却与丞相打听得一件事。乞退左右。”干取出书信,将上项事逐一说与曹操。操大怒曰:“二贼如此无礼耶!”即便唤蔡瑁、张允到帐下。操曰:“我欲使汝二人进兵。”瑁曰:“军尚未曾练熟,不可轻进。”操怒曰:“军若练熟,吾首级献于周郎矣!”蔡、张二人不知其意,惊慌不能回答。操喝武士推出斩之。须臾,献头帐下,操方省悟曰:“吾中计矣!”后人有诗叹曰:

曹操奸雄不可当,一时诡计中周郎。蔡张卖主求生计,谁料今朝剑下亡!

众将见杀了张、蔡二人,入问其故。操虽心知中计,乃谓众将曰:“二人怠慢军法,吾故斩之。”众皆嗟呀不已。操于众将内选毛玠、于禁为水军都督,以代蔡、张二人之职。思二人火星进命矣。

细作探知,报过江东。周瑜大喜曰:“吾所患者,此二人耳。今既剿除,吾无忧矣。”肃曰:“都督用兵如此,何愁曹贼不破乎!”瑜曰:“吾料诸将不知此计,独有诸葛亮识见胜我,想此谋亦不能瞒也。瞒过蒋干,瞒过曹操,安能瞒过孔明?子敬试以言挑之,看他知也不知,便当回报。”正是:

还将反间成功事,去试从旁冷眼人。

未知肃去问孔明还是如何,且看下文分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